学术动态

罗山讲堂系列之:“花门”书写的三个层面

作者:    来源:学科办    时间:2022-05-09   阅读次数:

      2022年5月2日18:30,西北大学的李浩教授向我院师生做了一场题为“‘花门’书写的三个层面:杜甫‘花门’系列作品及几方回纥贵族墓志为重点的考察”的学术讲座。此次讲座采用线上形式,由杨万里教授主持,王小盾教授和仇鹿鸣教授参与评议。在讲座开始前,孙良好院长简要介绍了李浩教授的学术研究方向及相关成果。

“花门”是唐人对回鹘族的称呼。李浩教授在讲座中首先引入学界同仁看法说,旧注对杜诗写安史之乱的辨析不全面,因此历来研究者普遍忽视了杜甫“花门”系列诗在奠定杜诗“诗史”称号上的独特意义。杜甫“花门”系列诗写安史之乱时,诗人像战地记者,真实地记录了他看到的战争以及参与平叛的回鹘兵的种种祸害,指出杜甫《后出塞》对安史之乱祸萌的种种记录,使得诗人像是“吹哨人”,而《留花门》等诗所记录的“其乱大防而虐生民,祸亦棘矣” 惨剧,指的是肃宗四次借兵回纥、宁国公主和亲、回纥大肆抢掠的相关史事。

接着,李浩教授分别从杜诗本身、新出土回纥墓志、后世史籍所载回纥援唐平叛的记录三个层面,分析了杜甫“花门”系列诗的独特艺术成就。李浩教授从“复调”的概念引申到当代书写与后世史书的互相印证,指出杜诗与安史之乱关联之处甚多,将杜甫“安史之乱”期间的战争书写分为社会诗、个人抒情诗、自然诗和军情诗。白居易《与元九诗》中称杜诗“贯穿古今,覙缕格律,尽工尽善”,以诗证史和以诗补史的观点也体现了其文学价值与史学价值。杜甫对自身存在与王朝命运有较强的忧患心理,他在忧黎庶的同时也追思古贤。安史之乱成就了杜诗,以个人颠沛流离的经验记录战争离乱,体现其对杜甫精神领域的剧烈冲击。

李浩教授还分享了他研究杜甫“花门”系列诗的学术感受:一是海外学者拉摩铁尔的“从中国边疆社会发现历史”理论激发了他重新审视杜甫写战争的系列诗;二是理解安史之乱及其文学作品,要从唐帝国的政治循环、安史所在的北方社会的治理大循环以及草原军事部落回纥的历史循环,三股力量的互动和利用,去理解安史之乱。

在评议环节,杨万里教授指出杜诗中有两个战争世界,即“三吏三别”中的百姓世界与征战沙场的胡将世界。杨老师特别提醒同学们要注意到,李浩老师在解说杜甫花门系列诗时所引用的材料,即纸上记载与出土墓志,此所谓二重证据;还要看到李老师将外来学术思想和中国固有的(地上地下)文献资料相结合,进行合理阐释。这都是陈寅恪治学方法的继承。

仇鹿鸣教授着眼于唐代地域诗学研究、石刻、杜甫官兵诗与花门诗的关联,倾向于《留花门》作于乾元元年、华州。他引述了森安孝夫的观点——回纥援唐与防止突厥复兴有关,第三次回纥援唐曾有灭亡唐朝、建立欧亚霸权的意愿。仇教授对相关研究领域的中外学术动态的熟悉程度,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王小盾教授总结归纳李浩教授研究的特点:反复提及关联性,找出现象背后的本质,多维度且全面地考察。他提到了两个传统,文人的诗话、诗文评,历史学家“知人论世”的研究范式;也谈及了两次回归,文学本位与大文学,即文学与史学的关系。

李浩老师对老师们的点评进行了热情地回应。最后,四位老师对花门诗及相关研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至此讲座圆满落幕。

  • 联系方式

  • 地址:温州市茶山高教园区北校区1号楼人文学院
  • 联系电话:0577-86680856
  • 研究生招生电话:0577-86680841
  • 邮箱地址:rwxy@wzu.edu.cn
  • 人才引进:rwxyrc@wzu.edu.cn
  • 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

关注人文学院微信公众号

温州大学人文学院 版权所有 © 2017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