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登陆:
工作日历:
学院首页
工作日历

学院新闻

成果展示

教师通知

学生通知

学生活动

下载中心

教师下载学生下载

成果展示
学院首页 > 学院首页 > 成果展示
文学时间研究 作者:管理员   来源:   时间:2012-11-07 阅读   次数:
 文学时间研究

马大康 叶世祥 孙鹏程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12月出版
 

     《文学时间研究》主要运用现象学的方法,综合接受理论、文化研究、文化人类学、叙事学诸方面知识来探讨文学时间问题,在具体研究过程中能将理论思辩与文本分析有机结合,既以理论指导文本分析,又从文本分析中抽绎出新的理论观点。

专著首先对文学时间作出全新的解释,认为文学时间是文学文本在接受视域中展开所生成的时间。它虽然烙印着作家的时间体验,又受制于读者的再体验,而最终却由文本叙述所决定。

    文学作品是独立的异在世界,它不等同于客观物质世界和主观心理世界,作为独立的异在世界,它具有自己独有的时间。文学作品展开自身的同时,文学时间也随之展开了。更具体地说,文学时间是在阅读视域中,在读者共同参与下生成并展示的,是异在世界的时间。只有在读者阅读过程中,文学时间才方始生成、展开并同时为读者所体验。但是,这又不同于梦境、回忆等纯主观心理活动中对时间的体验,因为文学时间毕竟要受到文学文本先在特征的制约。这一新的界定,纠正了以往研究者把文学时间简单等同于作家主观心理时间的观点,为深入探讨文学作品时间的复杂性奠定了基础。

    专著认为,文学时间是“属己的时间”,在现实世界,由于客观的物理时间总是渗透于物质世界的运动变化之中并依附于物质世界,因而人往往依据物质对象的运动变化来度量、标示时间的流逝,于是有了标度时间,并以为标度时间是唯一真实的时间,而绵延的时间之流却被忽略、遗忘了。即便对时间之流的体验也总离不开具体的物质利益和功利目标。譬如因碌碌无为而慨叹光阴虚掷,或因建功立业而感到生命的充实,凡此,都是以对时间之外的功利的体验来代替对时间的体验,以外在事物的价值来衡量生命的价值,衡量时间的价值。人们实际上感知、体验到的仍还是具体的事物和功利目的,时间则已悄然消隐。文学时间是“属己的时间”。它不需要测度,不再需要以外物来充填,时间本身就已为生命所溢满,本身就体现着生命的创造和生命的律动。从这角度看,对文学时间的体验也即对生命的体验。

成果分别从“封闭性”、“同时性(现时性)”、“包容性”、“双重个体性”四个方面对文学时间的独特性作出理论概括和阐述论证,并且利用文化人类学研究成果,把原始思维中的时间体验与文学时间进行对比分析,指出两者间的联系和演变。这些创新性观点为文学研究开拓了新视野。专著认为,封闭性、同时性(现时性)、包容性、双重个体性是文学时间重要特征。在现实世界中,人无法摆脱时间的掌控,甚至已经意识不到时间的掌控,文学重新让我们看到时间对人的掌控并与时间相抗争。

 “封闭性”将文学世界的时间从绵延不断的客观时间之流中截取出来,提升起来,从而为人的心灵自由,为人的本真存在和人的精神发展保留了一片润泽的领地。在此区域,每一瞬间都是真正属己的,没有任何外在的目的和外部压力;每一瞬间都令人心醉神迷,人不断发现着生命存在的奥秘,充分体验着生命创造的愉悦,分享着生命自身的丰沛。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文学时间才较客观物理时间更贴近人的本性,才有着不可替代的特殊价值,人才在为生计熙熙奔波的途中,仍需不时驻足阅读,让自己的精神得到抚慰,心田得到滋润。

“同时性(现时性)”具有重要意义,它可以消除读者对作品的疏离感。真正的文学阅读必定是全身心地投入,是“亲历其中”。读者从现实的历史进程中超升出来,进入到文学的境界和时间之中,进入了忘我的陶醉之中。无论是遥远的历史故事或是关于未来的幻想,都被作为“完满的现时”来经历,体验。读者已同现实相间离,亲身生活于“历史”或“未来”之中,而这“历史”或“未来”对读者来说,又是当下正在进行着的“现时”。这就是说,在文学时间中,过去、现在、未来的划分界线消泯了,唯一留存下“当下”,一切都是正在发生的,正在经历的,哪怕是数千万年前的历史事件还是数千万年后的将来,都在欣赏阅读过程中转化为“当下”。

“包容性”为时间间距的存在和调节提供了可能,并且创造出多样、多层次、多向、错综交织的时间样态。在文学作品中,作家正是利用文学时间的包容性,与时间展开了游戏斡旋,创造出五彩缤纷的时间现象,在时间中探险,求索新的时间经验。如果说,“现时性”要竭力消弭读者与作品世界的时间间距,那么,“包容性”则为时间间距的存在和调节提供了可能,从而为审美体验开辟了新维度。

 “双重个体性”首先指的是文学文本是作家创作的产物,是作家整个生命所孕育的,所以文本的“潜时间”实际上就成了作家生命运动节律的象征而必然打上作家个人的印记;文学作品的文学时间是文本“潜时间”的具体化,它受到文本“潜时间”的制约;另一方面,作品的文学时间又是读者共同参与创造的结果,不同读者都以各自的方式投入文学阅读,使作品的文学时间以读者个人方式生成,于是,文学时间也就打上了双重个体特征,即作家的个体性和读者的个体性。从创作过程看,作家情思绵延不绝或时断时续,激情炽烈或柔和,语言促急或舒徐,都直接制约着文学文本的“潜时间”;从阅读欣赏来看,读者的情感个性、他的阅读习惯、他对语言的敏感程度,以至阅读心态心境,也同样影响着文本“潜时间”向作品文学时间生成,因而,文学时间的个体特征是极其鲜明的。

    专著认为,文学作品中时间意识的强化是同现代化进程中时间观念的“历史化”、“虚化”、“个体化”分不开的。正是它们催生了独立的时间意识,促成叙述时间的自觉,并赋予时间以丰富的社会历史内涵和缤纷多彩的个性特征。

在此基础上,专著进而对“叙述时间的历史生成和演变”做出深入分析,并结合具体作品对“文学时间与怀旧”、“悲剧的时间结构”、“庸常生活叙事中的时间体验”、“后现代作品中的时间问题”、“文学叙事的时间修辞”,以及各体小说中的时间现象等问题做出深入探讨,特别是对文学作品中时间表现形式的多样性、多层次性、多向性和复杂交织的现象做出了细致的梳理和阐述,提出了一系列创新性观点,在研究过程能够有效地将形式分析与社会文化内涵分析相融合,揭示叙事时间的意识形态性。

      /UploadFile/201211/20121107045705890.jpg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学科建设  |  研究生教育  |  本科生教育  |  招生宣传  |  党建工作  |  就业工作  |  校友之家  |  校园文化  |  信息公开  | 

温州大学人文学院 版权所有 © 2012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